于美人的教育觀  只敢叫小孩罰站 

「其實,陪孩子不一定要花大錢,全世界你能給孩子最珍貴的禮物就是『時間』!」現代父母都忙,于美人更是忙上加忙,但是她和孩子的互動可一點也不比別人少,她是如何做到的呢?

給孩子最珍貴的禮物是--時間

「很簡單,重品質,也重方法。」于美人說,周一到周五是她的工作日,所有的通告都集中在這段時間,就算一天要趕兩、三個地方、錄好幾集都好,為的就是把周末假日留下來,因為那是她的「家庭日」,要留著和先生一起陪伴一對可愛的雙胞胎。不只如此,和于美人有交情的朋友都知道,需要應酬的夜晚,于美人一定想盡辦法在MaxMina上床前趕回家說故事。

媽媽錄音說故事,孩子百聽不厭

于美人說,有沒有用心陪伴,孩子比誰都清楚,所以,一定要用對方法,才能收到「最大效益」。像MaxMina很愛聽故事,于美人便每晚講床邊故事,可是,兩個小傢伙「七隻小羊」可以聽2個半月,小紅帽也可以重複聽1個多月,所以,于美人便想出釜底抽薪之計,親自錄製故事錄音帶,然後陪孩子一起聽,效果很好。

于美人從過程中體會到,父母根本不需要去買「成套」的故事書,跟孩子說故事不用多,但要懂得在過程中「逗」孩子,像她會故意在故事的某些轉折上把問題丟給孩子,讓孩子去討論和思考,激發孩子的想像力。「放手讓孩子表達意見」是他們家的教育方式,很多事情于美人會放手讓孩子去try,讓孩子自己去體驗,再自己修正,就不用太費唇舌說服孩子。

孩子3歲起,沒打過他們

因為這樣開放的教育態度,MaxMina這兩個幼稚園學生,意見還真不少。 因為曾簽署人本「拒絕體罰」的宣言,于美人從孩子3歲起就沒打過小孩。

母親  是那個餵飽孩子的人

透過人工受孕才當媽的于美人,其實是經過一段艱辛的求子路程。從不孕症到龍鳳胎,于美人吃足了苦頭。然而,當個母親,是她千金不換的選擇。不為傳宗接代那樣的重責大任,只是很單純想成就一段母子(母女)緣分。至於催促她當媽的「幕後推手」,則是于美人的母親。

「我還記得當我30出頭還沒結婚對象,我媽就跟我說:結不結婚沒關係,但找個好一點的『種』,生個孩子,我幫你帶。女人,終歸要有個自己的孩子。」

早些時候,于美人還有個好朋友,跟她講了一個故事,也是誘發她當媽的原因。那個故事是這樣的:哲學家康德臨終時,他的門徒把康德這輩子最重要的3本哲學巨著擺在康德的病床前,康德看了看那3本書,流下淚來對身旁的人說:「如果這3本書是1個小孩有多好!」

養兒方知父母恩,當了媽之後,于美人開始知道對孩子牽掛的那份心情,才體會到自己在母親的心裡佔了多麼重要的份量。

于美人在她自己的那本紀錄懷孕生子的書《親愛的,我把肚子搞大了》裡,曾寫到:有個深夜,孩子餓了,她起來餵奶,她的母親可能是聽到聲音,也起來,看到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睡衣,於是趕緊找了件衣服幫她披上。

「這個畫面給我很深刻的印象,它讓我明白:生命的意義就是這樣一代傳一代,我媽媽照顧她36歲的女兒,而我這個36歲的女兒,正在照顧那個不到60天的兒子。」

于美人說,也是那一刻,她知道了什麼叫母親?「母親就是知道孩子餓了,不管再累,再苦,也要把孩子餵飽的那個人;母親就是知道孩子半夜起床,就絕對沒辦法繼續好睡,一定要起來為他添衣的那個人。」

幸福的靠山

扣除休假不工作的日子,這個專訪是從于美人滿滿的錄影通告裡敲出來的。

那天,她剛下了節目,和電視上的于美人比起來,私密空間裡的于美人同樣慧咭、俐落,還有古道熱腸。這讓我想起有一回我們相約在朋友家喝茶,素顏便裝的她,一落座,輕鬆又親切地與一屋子的人打招呼,不端架子,不擺身段,吃喝笑談一派自然,活絡了也炒熱了現場氣氛。隔幾天,相同一群人聊起她來,竟然不約而同說道:怎麼是這麼有趣又有料的一個人,還以為她會很ㄍ一ㄥ的呢!

話引子繞著「懷孕」與「小孩」兩個主題轉,談話間,她怕我弄不清楚有些醫學的專有名詞以及醫生的名字,於是特別寫在紙上,臨走前悄悄遞給我。

訪問進行到一半,老公James來接她,我請James一起過來坐,就這樣,他們兩個人和我近距離面對面,當下,「夫妻臉」3個字在我腦海裡跑來跑去。

然後,于美人說她想去卸妝,我問,可不可以借James一點時間?于美人看了看James,朝我一笑說:他說好,就可以。接著,于美人轉身到洗手間,留下我和James

老實說,James比于美人還像公眾人物,高高帥帥的,回答問題時,想了又想,十分謹慎,不隨便搭腔。他說,本來以為于美人賺錢很輕鬆的,後來深入接觸才知道,她賺的其實是辛苦錢;本來以為于美人是玩票性質,轉個四、五年就會淡出這一行,跟他回美國當家庭主婦,後來是他選擇留在台灣,扮演「男主內」的角色;本來以為他會適應不良,擔心別人說他「靠老婆養」,後來聽到于美人總在別人面前說「怎麼樣,羨慕我老公吧!」,讓他從此坦蕩蕩,不再害怕別人的眼光。

我問James最想對于美人說的一句話,James想了足足快10分鐘,就在我以為他是用沉默婉拒回答時,他緩緩說了這幾個字:

「我永遠支持她,去做她想做的。」

很簡單、很普通的一句話,但,足夠讓我相信這個男人的真誠與用心。

於是,我也開始明白,為何于美人是大家心目中的「幸福女」!

(摘自  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jw!eDAac86aBR5lN2I1RrU6Fjppig--/article?mid=34&pk=%E4%BA%8E%E7%BE%8E%E4%BA%BA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eping 的頭像
ceping

當我們彤樂在一起

cep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